Crystal

關於部落格

【愛﹋戀】佐櫻╳H文(三章)




佐櫻╳愛戀╳H文(三章)

  如果沒看過前面,你可能看的懂或者看不懂。
  此篇是H文,不適者勿入
  在此感謝您的合作。



  「現在換妳來讓我爽一下。」男子將櫻的上半身拉起,嘴正邪笑著。

  看著櫻的臉,那簡直是在引人犯罪的模樣,更將男子心中的慾望盪起強烈的漣漪,感受到櫻呼出的灼熱氣息,男子的舌輕舔著櫻的臉。

  男子的手脫下了褲擋,安奈不住的分身暴露在空氣中,男子將櫻的頭輕輕壓下,此刻腦袋感受到了什麼,立即推開了櫻。

  「天殺的,這個緊要關頭。」

  男子將櫻稍微挑逗著,從褲袋裡拿出一台相機,照下櫻誘人的模樣,後穿好衣服。

  將一個不明液體喝下灌輸給櫻,櫻就這樣昏迷過去,放回去後,男子念了像是咒語的話,櫻全身散發著光,由光集中成了一點光點,男子把光點放進瓶子,光逐漸消失,瓶子裡只剩液體。

  整理完,正打算離開,然而佐助也剛好到場,男子立刻快速離去,嘴裡喃喃道:「下次我一定會讓妳高潮的…嘻嘻…」

  佐助看到櫻跟不知名人物,立即跳下,但他並沒有追男子,反倒是很擔心全身赤裸昏睡過去的櫻,男子依這個空檔,早已溜之大吉。

  佐助擔心著,但他看到櫻與泥土之間的全開的白色衣衫,那猥褻的風景,更加確定的那個人對櫻做了那檔事。

  『櫻!』

  佐助不禁叫了出來,他不知道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,他只不過要跟櫻道歉而已,然而事情為何如此複雜。

  (這都是我的錯…要不是那時…妳就不會這樣了吧…櫻…)

  (對不起…真的…很對不起…)

  佐助脫下自己的外套,覆蓋著櫻的身軀,將櫻橫抱起來,心裡頭滿滿都是對櫻說對不起,他說不出口,應該說難以啟齒。

  為什麼會這樣!到底為什麼!他好希望...希望有人告訴他這到底該怎麼辦...然而這一切都是個懸問。

  佐助帶櫻回到了木葉醫院,擔心櫻會怎樣,不知道是否要把櫻帶去看心理醫生。





  「宇智波先生,檢驗報告出來了。」護士打開房門說道,印入眼簾的是佐助一臉擔愁緊握著櫻的手。

  佐助回望著護士,護士霎時有點心動,腦袋還不時有想到〝不愧是潘安再世啊,連擔愁的表情都是那麼迷人〞

  『那、結果是如何?』佐助說道,憂愁地望著仍然昏迷不醒的櫻,心中都是對櫻的愧疚感。

  「報告結果是、那瓶水有被摻上些許的春藥…等,催情作用的藥,而我們也依你的要求,將檢驗的報告資料全數給你,不留下任何線索。」

  「至於櫻隊長的身體,目前都沒有檢查出什麼異狀,仍然只是昏迷不醒。」

  護士報告完,隨即將資料交給佐助,鞠躬後以不吵到他們為原則的緩緩離去,連門也是輕輕關的。

  『櫻,我一定會抓到那男子,為妳討回公道的。』佐助的雙掌緊握著櫻的纖細玉手說道。

  那彷彿是立誓般的說道,眼神是堅定的,畢竟這是要對櫻的抱歉,對櫻會遭遇這種結果的一個交代。

  『我一定會抓到的…一定會…』再次宣示,如同禱告般地真摯。


     ※     ※     ※


  藍色眸子瞇成一線望著天空,金黄燦髮在空中搖曳,而這位正是與綱手他們參加溫泉旅行的鳴人。

  「不知道櫻跟佐助感情變得如何…一定會變得更好吧。畢竟好色仙人的書上是這麼寫的,一定行的……那我要好好享受溫泉之旅了!!」

  鳴人如此說著,可是不知道木葉這兩人面對了這重大的危機。

  「溫泉!我來了!!」

  鳴人向天大喊著,下一秒就被綱手打了下去,忘記控制力道的綱手將鳴人打進了土裡,鳴人不禁眼冒金星(?)…正確說來是眼冒溫泉,頭不停地搖晃,口裡不斷念著溫泉、溫泉的。

  「啊!我忘了控制力道了。」

  綱手說道,看著這樣的鳴人,靜音連忙上前將鳴人從土裡拉出,幸好這裡的土滿硬的,不然號是比較軟的土話,或許就要挖不知幾百公里深才找得到鳴人。

  將鳴人給救出,靜音隨即拍打鳴人的臉使他清醒,看到鎮靜下來清醒的鳴人,靜音才鬆了一口氣道:「太好了。」

  隨即抬頭看向綱手認真地道:「綱手大人,請您要控制力道,要不是鳴人比較耐打,不然要是一般人早就被打死了。」

  「是、是。」綱手像似敷衍過去地回答靜音的話,看到這樣的綱手,靜音也不想多說什麼,難得去一趟溫泉旅行,就不要把氣氛弄得很僵,鳴人則是生氣靜音方才說的自己比較耐打這句話。

  自來也臨時出來打圓場,才把氣氛給用好,不然這麼僵的氣氛,別說是溫泉了,就算是去遊山玩水都會提不起勁。

  下一秒鐘他們便回吵鬧之前的模樣,立刻往前,因為溫泉就在眼前,怎能不興奮呢。

  而現在,離他們回去的時間只剩四天。


     ※     ※     ※


  半夜時刻,佐助依然是守在櫻的床旁,櫻依然是昏迷不醒,佐助雙手抱胸以坐在椅子上睡。

  床上的人兒輕輕一震,隨即睜開了眼,印入眼簾的是一個白色的天花板,她微轉了頭看到旁,眼睛立即睜大,有點稍微驚訝的模樣。

  (佐助怎麼會在這!?這是哪?我怎麼了?)

  櫻緩緩起身,望一望四周的擺設與裝潢,知道這是哪裡才放下半顆心,可是對於從那時的危機到自己再這昏睡的記憶都沒有,這一點令櫻感到恐懼。

  (是佐助趕來救我的嗎?可是這樣我豈不是對不起井野。)

  (我…我到底該怎麼辦!!)

  〝那妳就過來吧。〞一股聲音從櫻的腦海裡傳出,使得櫻嚇了一大跳,立刻思整一下情緒。

  (你是誰!?)櫻問著,等待那個聲音回答自己的問題。

  〝妳不是要確認佐助的心意。〞聲音儼然是沒回答、抑或是沒聽到或理會櫻的問題,自故自的說。

  (不了,我知道佐助喜歡的是誰,我只要祈禱他們幸福就好。)櫻回應了聲音的話,以聲音不回應自己的模式來思考,第一點,聲音是不想洩漏自己的身分,第二點,他聽不到櫻的聲音。

  〝妳難道不會想要是妳跟佐助嗎?〞聲音說道,這段話狠狠地次到櫻的心坎裡,使得櫻無言以對。

  〝想要就過來吧,妳的身體會帶領妳的。〞聲音最後緩慢地說道,櫻依然是不知道該如何回應。

  聲音消失之後,睡意立即襲上了櫻,即使已經睡很久了,還是倒下去,沉睡在這濃厚地睡意。

  「佐助…」

**

  清晨,佐助幫櫻辦了出院手續之後,維護著櫻到櫻的家,之後櫻勸了佐助好久,不然佐助執意要待在櫻身邊,才讓櫻可以一個人獨處,但佐助卻向她說不可以離開房間,不過這是可以答應的。

  櫻一個人在家中,感覺上自己的家好像已經很久都沒回來了,可是心裡確有個說不上來的感覺。

  想到了清晨,佐助欲言又止的話語,自己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都不知道,或許自己不應該讓佐助離開,必須強行問他,可是這麼做…萬一井野知道,兩人的友誼說不定因此而決裂。

  (我該怎麼辦?)

  (〝妳的身體會帶領妳…〞)

  櫻想到了昨天那道聲音,而身體會帶領她,可是要怎麼帶領她不知道,但櫻還是聽著昨日聲音的說法,說不定裡頭會有她要有的答案。

  隨著身體的感覺走路,不知不覺來到了佐助家門前,或許是說這裡有什麼,照常理來講這裡只有佐助不然還會有什麼。

  感覺來到一個房門前,櫻將門打了開來,臉上霎時詫異,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情景。

  佐助跟井野一上一下的曖昧模樣,覺得自己是個破壞氣氛的電燈砲,說一句「打擾了」,立即關上了門。

  感覺自己像似看到不該看的,臉上佈滿了紅朝離去。

  (井野,對不起。)內心則是像井野道歉。







《待續》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+++++++++++++


 轉自作者嘉兒


想看可以直接到她的網站呦~
!!

+++++++++++++