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14960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8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愛﹋戀】佐櫻╳H文(四章)







佐櫻╳愛戀╳H文(四章)

  如果沒看過前面,你可能看的懂或者看不懂。
  此篇是H文,不適者勿入
  在此感謝您的合作。







  (井野,對不起。)內心則是像井野道歉。

  櫻不停地奔跑,心裡很在意那段場景,想到佐助已經有井野了,為什麼要幫自己。

  而自己為什麼那麼在意佐助,她不懂、不明白,這一切為何如此,但自己卻不知不覺來到一個破舊的小屋,難道這就是身體指引的地方嗎?櫻不禁懷疑。

  打開門進去,裡頭有一個青年正站在屋子的正中央往窗外看,櫻踏了進去,門煞時突然關上,櫻反射性的回頭,難不成這裡是一間鬼屋,而眼前的人到底是誰?

  「是櫻隊長阿。」

  眼前的人抬頭不回地說道,櫻戰戰兢兢的看著,扎一下眼,人就猝然間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  儘管是瞬身術好了,要那麼一瞬間消失是不可能的,雖然只有一個人他可以,不過他早就死了,而背影也不像。(註:我說的是死去的第四代,不過不是他,請放心。)

  「櫻隊長,我等妳好久。」

  聲音從櫻的耳朵旁響起,櫻反射性的回頭,不料卻被對方先搶一步,不知滲進什麼液體的布,嗚住櫻的嘴,雙手被對方單手壓制,無法呼吸的狀態下沒辦法施力。

  櫻忍耐著不要吐氣,手不停地掙扎,雖然因為現在狀態的關係不能呼吸,查克拉上的控制有點困難,不過還是一點一低的灌注於雙手,想施展出能掙出的力量。

  「別掙扎了,宇智波隊長不是不要妳了,為何妳要一直待在她身邊呢?妳難道不會對不起妳的朋友。」

  男子的話像針般刺入櫻的心中,那是櫻在意的話,令她感傷的話,雖然不知道男子是怎麼知道這情報的。

  「你是誰…?為什麼…要對我…這樣…。」

  櫻小心翼翼地說出疑問,只因為讓藥滲入進去,有點困難,導致話斷斷續續的。

  「因為我要向宇智波報仇…所以我想利用妳,不然妳肯幫我的忙嗎?」

  男子說完,將手連布拿開,快速結印煉出查克拉的線條,緊緊地快速綁在櫻的手腳。

  布一拿開,櫻一直趕緊呼吸新鮮空氣,手腳被綁住的她只能躺在地上,無法動彈。

  「什麼意思?佐助才不會作那種會讓人報復的事。」

  「忍者會被很是在所難免的,不過我是饒不了他,因為我的女友就是因他而死。」

  「那她為了佐助而死。」

  「所以我要妳幫忙我,反正宇智波隊長的心也不在妳身上,妳難道不想搶回他嗎?想的話就幫我的忙。」

  「我想…可是幫你不就害了佐助。」

  「不會的,只是要妳跟我做哪檔事,如果宇智波隊長生氣的話,那就代表他是喜歡妳的,在同時我的復仇就完成了。」

  「這是真的嗎…?」

  櫻怯怯地道,如果佐助不生氣的話,哪也表示他那時在夢裡說出井野的名字又告白,也就是真的,而且還有親眼看到的事實。

  櫻想到方才佐助跟井野那種曖昧姿勢,就覺得自己或許在也沒機會了,跟佐助的戀情難道就要到此為止。

  「真的,妳想想看,如果女友被上了,哪個男人是不生氣的。」

  男子肯定的回答,讓櫻感覺挺有道理的,現在他一心只想確認佐助的心是否愛著自己(?)。

  「我願意幫忙,那你的名字…?」

  「我叫火月,感謝妳能幫忙我的復仇,風月一定會開心的。」

  「風月是…?」

  「……是那個為宇智波隊長而死的我的女友。」

  火月跟櫻策劃了事情,不過火月在裡頭的要求讓櫻想要拒絕,但在火月感覺上道理很深的情形下,櫻無法拒絕。

  策劃好了之後,決定開始作戰。

 *在稍前一會的時間,鏡頭轉移佐助的房裡*

  佐助正跟井野是一上一下的姿勢,佐助立即跳開,因為為何有這個姿勢,只不過是因為滑倒而造成的。

  可是非常剛好的,櫻開門看到這一暮,真讓佐助搞不清楚,這一切是巧合,還是必然的。

  『井野,妳可以趕快離開嗎?』

  佐助小聲地道,手嗚住了自己的口鼻,井野卻在一旁看著佐助,一臉擔心的樣子。

  「可是我看你臉這麼紅,是不是發燒了。」

  『我沒事的,妳趕快…離開。』

  佐助像痛苦掙扎的話讓井野更加擔心,井野不依照佐助說的話離開,反而接近佐助。

  『叫妳離開妳是沒聽到嗎?』

  佐助怒瞪著井野,眼睛不在是黑色,而是宇智波族特有的寫輪眼,但井野並不會因此而退縮,放下病人(?)不管,這種人才是最不應該的。

  『妳不離開,我走!』

  佐助說完,立刻衝到外頭,不挺地奔跑,口中不停地大口呼吸,臉上朵朵紅雲。

  (我要趕快離開木葉……)

  (那個天殺的傢伙……)

  佐助想到自己回家時,忽然有一個人偷襲自己,雖然對自己這樣高手來說真是太丟臉了,不過這也是事實,那人害佐助吸到不明物體,並瞬身離開現場,導致佐助這副模樣的兇手。

  不過這副樣子佐助也知道自己吸到了什麼,因為之前就有遭遇過同樣情形,此客有一張紙出現在佐助面前,佐助看了看…

致宇智波隊長:
  櫻隊長正在森林裡,如果不想她被怎樣的話,就去森林找她。不過她的怪力找就被我鎮壓住了,你不擔心也不行,順帶一提,我就是今天把藥灑向你的人,不過要把藥灑向櫻隊長也行,如何……。
  PS:灑向你的藥事催情藥。

  看完信的佐助,將信緊緊握住,放進自己口袋裡,已經到了木葉大門,跳進森林的自己,雖說要找櫻,可是下半身已經快要忍不住了,理智也快被情慾的大海所淹。

  如果這個時候去找櫻,不保證不會上演之前喝下鳴人的茶同樣的事情,可是那之後櫻會……。

  (我…到底該怎麼辦…在這進退兩難的情形下…)

  想也想不出辦法,身體也已經忍不住了,佐助的手拉下拉鍊,將裡頭的分身拿出開始上下套弄,藉此以自慰抒發自己的慾望。

  但在森林的另一位,那就是櫻,正與火月說完計畫之後,而在森林裡四處東望西看。

  原因是火月說的一段話,說著如果計畫失敗的話,那在這之前要好好享受這唯一的感覺。

  之後又拋下了一句,在森林中尋找妳心裡的人後走離,而且還是用瞬身術,一點問題都沒辦法問。

  所以櫻在森林走動就是這個原因,不過時間過的真快,從自己看到佐助和井野的那一暮之後,現在已經是午後大家回去吃晚飯的時間點了。

  (心中人就是佐助,難不成火月的意思是要在這計畫之前跟佐助在一起,可是我可能會被嫌麻煩。)

  往前方走著,櫻聽到了一道男人的呻吟聲,雖然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,不過櫻還是向前。

  (佐助!)

  看著前方佐助的背影,櫻上前過去,嘴裡大喊:「佐助,你在那裡做什麼?」

  『櫻!…別…過來。』

  佐助聽到櫻過來的聲響,不論自己是多麼的想叫櫻不過來,一直靠著DIY發洩的慾望還是停不了。

  櫻碰觸佐助,將佐助轉身,但眼睛下一看到那個東西,便身子回頭,但手卻被佐助拉住。

  拉了過來,佐助棲身在櫻身上,櫻到了這個狀況,想起了火月說的話,現在才恍然大悟。

  (火月說的是這種情況!!)

  『櫻…』

  佐助撫下身輕吻著櫻的唇,將舌尖放進櫻的嘴裡,勾起櫻的舌,舌與舌之間攪拌、纏綿著,越來越激烈。

  對於佐助越來越強烈的吻,也對於火月的話,櫻感覺若這次是最後一次,她想感受到佐助。

  將手圍繞在佐助緊部,櫻不段回應著佐助強烈的吻,最後是由佐助退出這場吻戰,頭往櫻的身子上的鈕扣,用牙齒與舌扣開櫻的衣服,手來助陣,不到一分鐘,櫻和身上的衣物以丟在一旁。

  佐助舔吮著櫻以碰觸冷空氣而挺立的蓓蕾,溫柔又有點霸道的感覺,讓櫻不禁發出一些呻吟聲。

  接著以手接棒,頭在櫻的大腿之間,令一隻手將櫻的腿拉開,舌正往密處舔吮,越舔越進去。

  櫻不停的感受到佐助的吸吮,蜜液不段地溢出,舌不時進入了裡頭,內璧緊繃著,感受到佐助的舌在裡頭蠢動。

  「啊啊…嗯…啊…」

  不只下半身激烈的感覺,上半身佐助的雙手正巧弄著櫻的敏感地帶,使櫻不停地發出連自己都覺得很淫蕩的聲音。

  不過她不在乎,因為這或許是最後一次,在被甩與被愛之間的最後依戀。佐助由祕處往上舔,直到櫻的頸部。

  在櫻的頸部弄出一個吻痕,似乎是不滿足的,也往櫻的瑣骨弄出吻痕,接著一個個的在瑣骨之間弄出許多。

  佐助的手代替舌在櫻的祕處進出著,原本只進入中指,現在多加一根食指進去,櫻不挺發出呻吟聲,身子也因為佐助的手在顫抖著。

  佐助將手拿出,把手上的液體在櫻面前舔盡,櫻臉上正佈滿著朵朵紅雲,佐助舔手指的動作則是帥到讓櫻臉上又添加了一抹紅霞,姣健的身軀,帥氣帶點嫣紅的臉蛋,這就是這在抱櫻的佐助。

  「啊…嗯……啊……啊!」

  佐助的舌玩弄著櫻的耳朵後方,最後忽然將自己安奈不住的分身插進櫻的身體裡。

  「啊啊啊…哈…哈…嗯……」

  佐助的猛烈攻勢,加上不段碰觸櫻的敏感帶的舌尖,雙手則是固定住櫻的身子,很快的櫻已經高潮了。

  大量的液體順著佐助的分身流出,佐助將分身抽出射在外頭,因為兩人同時高潮了。

  因高潮過後,藥效稍稍退了一些,理智恢復一點的佐助看到眼前赤裸身子的櫻,以及百分百會誘惑人的表情,讓佐助臉紅不止,可是這樣的場景,加上佐助現在才發現自己也是赤裸裸的。

  (難不成…我又來了…)











《待續》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+++++++++++++


 轉自作者嘉兒


想看可以直接到她的網站呦~
!!

+++++++++++++


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